叶不羞~

夜叉 — 梦醒时

    

   渣文笔 

   不是同人

  新人求勿喷


   

     夜叉刚刚来到这个寮的时候,那位阴阳师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三流阴阳师,很非很咸鱼。

     非到什么程度呢,寮里一共只有三只sr式神,除了扛把子雪女,就只有一个沉默寡言的傀儡师,以及那只没什么存在感的食梦貘。

    这只夜叉是寮里的第一位男性的sr式神。那个时候阴阳师一边欣慰的拍着她的肩膀一边说叉子啊寮里总算不是小姐姐们的天下了,以后你就是咱寮的扛把子!

   颜值扛把子。

后来阴阳师的等级渐渐变高,式神们有的升上四星五星,有的却渐渐落在式神录的一角,慢慢的不再随阴阳师出战。

  那个时候夜叉就会懒懒的靠在樱花树下,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看着寮里式神来来往往,似乎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会被遗忘——他也的确不用在乎,    


        阴阳师很喜欢他,早早地觉醒升了四星,那个时候寮里常常是吸血姬打头阵,他与雪女,萤草山兔一起跟在后面。虽然他被觉醒的目的很猥琐,起因是阴阳师曾经看过别人家的夜叉觉醒后的模样——那么的...骚气,那个时候起她就立志有了夜叉就一定要先觉醒,练不练都不要紧觉醒最重要!

      后来阴阳师似乎稍稍欧了一点点,因为青坊主在第二天就隔着来了,紧随其后的是连续两个夜叉。这也造成了日后阴阳师对着两个一级夜叉默默发愁——既没有资源练,又不舍得反魂。


       于是,真大爷夜叉,在寮里过上了堪称美妙的生活,日常调戏青坊主,不小心把人惹毛了就去阴阳师哪里捣乱,过不了一会那家伙气消了再回去,顺便带一些桃花妖做的点心。

        即便是偶尔随阴阳师上战场受了些伤,回来也会被萤草妹妹好好照顾——那时的萤草还不是后来的草爸爸,还是夜叉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的。

     在夜叉的记忆里,那个阴阳师其实一点也不强大,没有足够的实力也不懂得节约资源,即使给他生了四星也没什么好御魂给她,别人家的夜叉脸好一招突死大蛇石距,他自己即便能连突好几下也并没什么卵用。

  最丢人的一次是他们组队去带狗粮,夜叉甫一上场便抢了那仅有的三点鬼火,一个黄泉之海就冲着对面的怪飞了过去,少有的连着把整场的小妖都挨个怼了一圈,他几乎听到了身后阴阳师惊叹的吸气声。

         然后,敌人的血掉了一点皮 

    “噗嗤” 旁边的吸血姬绷不住笑了出来,然后起身利落的一爪—— 一万二

     

        那一个副本还没打完夜叉就先逃回寮里去了,其实阴阳师到底也没责怪他,只是默默决定要给他肝套好御魂,似乎完全忘记了前面还有椒图妖狐山兔以及新凑出的姑姑。

     其实凑一个姑获鸟出来夜叉还是能够理解她的,毕竟寮里几乎都是单体输出,实在需要一个非洲救星姑获鸟来拯救。

   

   然而,你有了大天狗还来凑姑姑这夜叉实在是不能理解。

  “ 在阿妈还是个十级萌新的时候,就误打误撞出了姑姑的衣服,羡煞旁人啊羡煞旁人!然而你懂得非州人有皮没鸟的痛么?

  “ ...所以你就强行凑了一只姑姑出来?还用ssr碎片来换?


    夜叉对阴阳师此举表示理解不能,不过寮里能有一位细心的式神照看总是好的——省的那阴阳师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连觉醒材料都要雪女帮她看着。

   

   是的没错,这个非洲阴阳师终于如愿以偿的脱非了——在她达成非酋初级之后的第一抽,她抽出了本寮第一只ssr大天狗,彼时她已经31级了。

      夜叉神情复杂的盯着这只小奶狗,并默默想着要怎样在他没长大之前好好教会他尊重前辈。

     ssr到底与众不同,阴阳师临时将吸血姬升六星的资源分了一部分给大天狗,给他升了五星。

     当大天狗升星时夜叉仿佛看见了当初的自己,彼时阴阳师天真的以为只要升了星就可以秒天秒地大杀四方——完全不理会御魂有多渣多烂。

     

     或许是之前用单体输出用惯了,寮里并没有什么好的针女可以给大天狗,也只有姑姑身上的那套勉强能用。

       

       ……然而事实终究是残酷的,发觉自己把唯一的ssr给养废之后,那只大天狗就被留在庭院当吉祥物用了。

 


        后来的日子也就那样吧,平平淡淡,细水长流,一家人平静的度过每个朝朝暮暮。


     之后不知那一天,她认识了一位前辈,是其他寮里的,还是个ssr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的欧皇前辈。

       令人惊讶的是他却对自家阴阳师的狗子羡慕不已。用这位前辈的话来说就是我的ssr全都是辅助,全是青行灯辉夜姬之流,小鹿男阎魔我都喂了好几只了,你没看我至今只有鸟和酒吞做输出吗。


      阴阳师对这番话相当的吃惊,在非洲人眼里,只要是个ssr都恨不得供在家里,哪里舍得喂掉......两面佛除外。

         

     她自踏上这条路以来一直都是独自一人摸索着前进,身边也没什么好友陪伴。能有一个前辈愿意指导照拂,她很是开心。

         一天天的交流和了解,她渐渐相信了这位前辈,放心的进入了他的阴阳寮,放心的按着他指给她的计划去走......也放心的把账号交给了他。

           

不知何时,阴阳师在庭院里的时间越来越少,因为资源紧张也不再每天给他们没满级的式神喂一个达摩了。


夜叉知道,阴阳师是要准备升第一个六星式神了。


大家都在悄悄猜测会是谁有这个运气,无外乎也就是吸血姬或是姑获鸟,她们两个之中选。


   然而让夜叉担心的是,最近那个前辈来寮里的时间比阴阳师多了太多,他总是用眼睛在他们几个四星式神身上徘徊,那种眼神和阴阳师看他们的眼神不一样,   

      那眼神让夜叉浑身发凉。

 

   这几天阴阳师越来越少的出现在寮里,什么事也不做,或者说她找不到事情做。因为那个前辈相当热心的替她把所有任务——包括碎片交易以及和好友的聊天都帮她做了。

  她也曾和那个人说过,然而三言两语便被安抚了,她也只好继续游手好闲下去。


直到某一天,用来升六星的五个达摩终于也备好了四个,差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成功了。她很开心。


“叉子啊,以后咱寮也终于有了一个顶梁柱了,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那天夜叉和许久不见的阴阳师坐在树下,她这样对他说着。


这也是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阴阳师离开了,那个人来了。


  夜叉嘴角扬起一个熟悉的弧度,邪气风骚。


  一如从前第一次相见时一样。


 .....永别了,我的阴阳师。


可能他不会知道,其实他们都错了,那个六星式神既不是吸血姬,也不是姑获鸟,而是大天狗,寮里唯一的,大天狗。


阴阳师当然很生气,气那个人突然的就把自己不想练的式神升了六星,气他私自喂掉她全部的达摩和御魂。


 不过一晚而已,醒来时已面目全非。


不过生气也没什么用处,况且升星后的大天狗也确实显现了突出的实力。不过阴阳师还是有意无意的和那个人淡了联系。


在她心里,这次最委屈的莫过于吸血姬和姑获鸟两个。


所以她相当有骨气的决定将他们也升上六星以表歉意。那可是个大工程,不过她似乎并不在意,因为她有了实力大幅提升的大天狗。

   她也可以高速的带狗粮了。


第一天,阴阳师没有发现什么不对,除了姑姑整天神情欲言又止外,姑姑没事吧,不舒服的话先回去吧,有狗子在没关系的。” 

  阴阳师随口叮嘱了一句就又带着狗粮进入了副本。她越来越少的待在庭院,越来越多的外出,刷御魂,带式神。



第二天,今天斗鸡又升段位了,以后每周勾玉就变成80个了,还是多亏了狗子啊。这一天阴阳师回来的很晚,还带回来了一大堆勾玉。

    她很疲倦了,然而面对着四星列表中满满的狗粮还是笑得很开心

    “哎呀又是收获满满的一天啊,闺女啊再过十天阿妈就能把你也升上六星喽阿妈对你好吧~”  她根本也没去关注吸血姬的回应,只是志得意满的又念了几句便回房间休息去了。

   吸血姬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着沉默的青坊主。他原本话就很少,偶尔说话也是讲讲佛理之类的,但这一整天,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也罢,他平时就是极少被阴阳师关注的存在。



第三天,阴阳师打到了一个难得的六星破势,“ 茨木的御魂都配好了不用再改了,就……给叉子吧,这么好的御魂别浪费了。她默默计算着金币和御魂,然后抬起头来。

   “ 叉子呢?把他叫来吧,

   式神们沉默着,没有人接话。

“ 他去哪了?出门了?还是找青坊主去了?

   阴阳师环顾四周,可青坊主就站在庭院的角落里,他低着头脸颊隐匿在阴影中。终于姑获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啜泣,如同惊雷一般炸开在庭院里。

       “……”阴阳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的双眼渐渐变得空洞而迷茫,突然,她几乎称得上是敏捷的打开了自己的式神录。

       

      最开头依旧是大天狗,接着是姑获鸟,吸血姬和山兔,还有新增的茨木童子。在之后,原本放置四星式神的空位上却摆满了白色达摩,满满的,全都是达摩。

     阴阳师死死盯着她的式神录,原本被她称赞过帅气的紫色夜叉头像,不知何时早已消失在一片白色之中。

      她像傻了一样上下翻动着式神录,仿佛这样曾经熟悉的面孔就会重新出现在她眼前。

    

      “怪不得,少了那么多四星式神,怪不得…” 阴阳师捧着那卷她平日里很是珍惜的卷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那么显眼的存在,她怎么就没看到,也没注意到。

     一同消失的还有鬼女红叶,那个在她十几级就来到她的身边,一边嫌弃着她一边陪她走过不知多少困难的红叶。

    

    “我竟然没看到,没看到…” 怪不得别人,这些天是她自己一味的沉浸在大天狗长成的喜悦中,是她自己只在意达摩的多少而毫不顾忌的把庭院交给别人,从而沉浸在狂热的自我满足之中。

     她以为,所有人的实力都增强了,自己劳苦功高,熟不知,连为之努力的人都没有了,她留着这些勾玉和达摩又有什么用。

  


     阴阳师和那个人大吵了一架,她很少那么生气过,言辞毫不客气,不留余地。最后的结果是,那个人同她解释说,她的式神们在第一天就被喂给了大天狗升星用。

      

    “因为你的五星达摩还差一个,正好有现成的,我就喂了,然后几天我就没动过你的式神了。

      

“ 那你可以告诉我啊!不是有蓝达摩吗?不是有金币吗?你可以喂他们啊!

      

       “……可那样就要再等几天了啊。而且,你听我的话,这些式神以后你还会抽到,而大天狗只有一个,你现在必须要提升实力,何必留着他们浪费资源呢对吧。

  

     “ 我就知道你会生气,哎真是的小女生脾气。


     “你说一只觉醒了的三尾狐?啊是叫什么元老狐的对吧,对不起啊我给喂了,你别生气凑一只狐狸很快的。


    ”…..说真的,这几天我帮你刷狗粮升级御魂也废了很多时间,也是为你好啊。没想到还是好心没好报......“


     ” 我明白了......你注重的是感情,我注重的是实力,你觉得开心最重要,哪怕实力跟不上,40级斗技还在一段也无所谓

    吧。那我就不在帮你了,反正一开始我们想的方向就是不一样的。


   

    最后她满身狼藉的回来了,“.....我真傻呀。她终于哭了出来,这一整天她都没有哭,现在她终于忍不住了,我看的很珍贵的东西,别人根本就不会在乎,也不会顾及…”

   

    她没有忘记,在她实力还没有那么强的时候,只有五星的姑姑是如何带着一套五星掺杂着四星的御魂,艰难的,一点点的替她攒下了四个五星达摩。她也没有忘记,曾经的斗技场上是红叶顽强的陪她撑到了最后。

      甚至甚至,召唤出夜叉时的喜悦,她也都还记得。

    

     泪眼朦胧间,雪女轻轻地落在她身旁,摸了摸她的头发,阴阳师身上还穿着新得来的衣服,但此时头上的装饰早已歪了。

    

     “…他们没有怨你,他们都很高兴能帮上你的忙。

    

      雪女抬头望向满天繁星,那位大人说得对,是我们没能尽到该有的责任,如果不能保护你的话,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帮助你,也很好。

      

      雪女收回手,飞走了,轻巧的仿佛从未来过一样。

      远方,余下的式神们安静的分布在庭院里,看着他们的主人很久之后终于归来。

      “青坊主,我......”

    青坊主只是沉默的摇摇头,抬起手道了句阿弥陀佛,举着法杖远去了。

     

     那恶鬼啊,曾经无以为家,到最后,在这里也终究没能尝到家的滋味,孤独的来,孤独的去。 


  

    后来阴阳师退出了原有的阴阳寮,搬到了更远的地方居住,从此之后即便是R式神也极少喂了。

    再后来,当茨木童子,妖刀姬,甚至第二只大天狗都来了自后。她却再也,再也没有抽到过哪怕一只夜叉。





以上所讲的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我差不多是在三月份的时候认识的上述的这个人,这篇文也早早的就写好了,目的就是纪念我被喂掉的四星夜叉,四星红叶和三尾狐。当时是和那个人吵过一架之后,哭着打完全文,然后在文档里存了这么久,今天才有勇气发出来。

当时知道他们都没有了的那一刻,我心里真的是崩溃了,就好像,你玩游戏的初衷就没有了,他们都是一路陪伴我走过来的式神,别人或许觉得我幼稚什么的,但在我心里他们真的就是无可替代的。

目前也50多级了,至今想一想当时那个场景还是心痛,更让我伤心的是别人根本就不拿你郑重告诉他的事情当回事儿。他是大佬,六星式神无数,我一个小小的sr他不会放在眼里,但我曾经非常郑重的告诉他,式神录里的任何式神都不要碰...人家根本就是忘记了,不在乎。

只能说我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

如果侥幸有人看到我这篇文的话,谢谢你们不嫌弃我的渣文笔读到最后。





啊啊啊啊啊啊姑姑你终于来了啊你知不知道每回我看各位太太们提起自家的姑获鸟有多激动多羡慕啊!!!

有你足矣!!!


......话说我这几天还真是幸运,昨天出了鬼使黑,今天又出了姑姑~

好开心啊!!!


我已经疯啦!!!

哈哈哈太好了原来有那么多同好吗😂

看到了第十二集的我一不小心就萌上了尤勇邪教呢。。。

搜尤勇看到了一篇文叫暴雪,写的真的炒鸡萌!!!

原来连r18 都出了么。。。